工業廢水污水治理市場并非剛剛興起的新領域


工業廢水污水治理市場并非剛剛興起的新領域。如果單從設備的角度,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就已出現相關的制造企業??上н@個市場從那時起的很長一段時間內,只是限于賣藥劑、賣設備、賣工程。近年來,有不少企業開始接手工業企業治污工程的設計和運營,但這一模式始終是行業內的“少數派”,行業整體一直在產業的低端徘徊。 一個工業企業引進了一套治理設施,如果沒有大的生存環境變化,幾年內他將不會再有新的需求。因此相關的環保企業就像“臨時工”,往往干的是“一錘子買賣”,常??赡芴幱诔粤松项D、下頓還不知道在哪兒的生存狀態。有行內的企業家表示,今年可能做了十幾個項目,收入不錯;但第二年可能就只接到一兩個項目,生存都成問題。 沒有穩定的客戶和收入,再加上甲方支付信用等問題雪上加霜,這類環保企業長期缺乏穩定持續的發展環境,而身處其中的從業人員也很難找到扎根積累的土壤。永遠要為生存而戰的企業,難以談及自我創新和成長,相關的產業整體也就難以為繼。 一個稍顯不恰當的比喻是,如果說工業治污領域還屬于“游牧”狀態,那么城市生活污水處理就早已邁入“農耕”發展模式。尤其在市政公用領域市場化改革以來,以污水處理收費作為支撐,這一領域已經實踐了特許經營的多種模式。 其中,動輒長達二、三十年的運營合同,讓供水、污水處理開始成為穩定持續的生意,技術、設備、工程、管理得以不斷標準化、規范化,相關企業穩定成長,優勢企業加速擴張,城市水務已成為環保產業細分領域體量擴大和發展速度最快的一支,并提前進入了整合提升的產業成熟期。 鵬鷂集團董事長王洪春曾發問:工業廢水領域是否也有可能誕生“水務”市場?他認為唯有如此,相關企業、行業才能有持續穩定的發展基礎。工業廢水治理市場必須以由賣工程設備為主,走向以運營為行業引領的發展新階段。 工業治污模式轉變已具備政策環境,專業化市場化治理將成可能選擇 眼下,工業企業污染將受到日漸嚴格的監管壓力,性價比高的專業化運營有了進一步發揮優勢的空間。這一期望很有可能成為現實。 盡管成文之時筆者還沒有見到正式文件,但工業水污染治理無疑將成為即將發布的“水十條”的重中之重。此前的“兩高”司法解釋、新環保法、排污費改稅進程加快等,已經提前為此做了預熱。 與城市水污染治理相比,工業廢水污染治理要復雜得多。從廢水本身來看,牽扯行業企業眾多,濃度高、成分復雜、對環境毒害性大。更為嚴峻的是,數以千萬計的企業讓人員有限、手段單一的“貓抓耗子”式監管模式陷入窘境。 監管難,處罰低,而治污成本高,基于這樣的事實,企業對待治污設施運行的態度就很容易推斷和理解。于是環保業界也寄予厚望,認為這一模式如果能得到大范圍的推行,那么工業廢水的業務領域將從單純的設備工程擴展至設計、建設和運行的全產業鏈,獲得穩定的合同和收入將成為可能。此前在工業廢水領域打拼多年的相關企業,還可以在同一細分領域的廢水治理市場中獲得積累和擴張的機會。 園區和大企業是第三方治理主要客戶,爭奪市場要拼綜合實力 治理設施掌握在生產企業手里,運行或者不運行,什么時候運行,數據如何傳輸,自己說了算,就算“運氣不好”被逮到,罰款很容易“內部消化”。對于很多傳統制造業的中小企業,這部分“環保紅利”甚至成為維持其生存的重要來源。因此,治污轉讓給專業企業接管,如同割肉,談何容易? 此前實踐已經證明,最先開始運行第三方治理實踐的是面臨較大環保監管壓力且具備一定支付能力的國家級化工園區和大企業。筆者認為,這二者也將是專業治理市場的主要客戶。如果相關政策、監管措施等能不斷推動環境成本內部化,甲方數量將逐步增長。 蘇伊士等巨頭企業近年來在中國頻頻拿下化工園區治理大單,國內知名環保企業不斷在各地參與園區環境綜合治理,趨勢已經相當明顯;不久前,威立雅河北鋼鐵集團的下屬企業——唐山鋼鐵集團達成協議,后者將負責建設、運營唐鋼旗下兩個工業項目的水處理和循環水項目。合同期限為30年,兩項目累計收入為3億9千萬歐元。 市場無疑是誘人的,但入場并不那么容易。以園區、大企業為主的客戶群,在經濟下行、轉型膠著和監管嚴格的復雜環境下,需要的是包括資金、規劃、技術、管理等在內的綜合服務。環保企業不但要具備較強的綜合實力,還要考慮到與地方工業園區政府打交道時的品牌影響力和博弈能力。 這樣的競爭環境不僅對于本行業內國內外優勢企業有利,也在吸引一些央企、國企通過收購相關業務公司,擴展勢力范圍。不過,輕量級的中小企業同樣具有優勢,他們由于在行業深耕多年,積累了多個行業廢水治理、資源回收的技術和工程實踐,在具體的項目中更見功夫。于是一些大企業在拿下項目后,也常常選擇與“小而美”的企業進行各種形式的合作。 筆者了解到,一些環保企業聚集地,一些具備獨特技術優勢的中小企業并不滿足看著“別人吃肉”,選擇抱團出擊,希望集合優勢和資源,為工業園區治理提供綜合解決方案。 小企業在什么樣的平臺上分工合作,資源優勢如何有機結合,這是很有價值也很有挑戰性的問題。不過筆者希望,企業間的合作始基于自我發展需求的自主選擇,也需要遵循市場發展的規律,而非適應當地政府為環保產業做大做強的行政行為近年來,一面是紙面上節節高升的工業廢水達標率,一面是未見明顯改善的水環境和屢禁不絕的偷排直排。 我國實施環評制度以來建立的工業治污體系是否切實發揮了作用,已經不再是個疑問句。一位靠近政策層的專家表示,傳統的工業治污模式到了必須轉變的時刻。而專業化市場化的第三方治理模式,或將成為可能的選擇。 在工業領域自身看來,市場化專業化治污帶來的經濟社會效益是多方面的,業界呼吁多年,已無需贅言。在不久前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這一模式已經得到政策層的明確認可。而上海已經首當其沖,從地方政府層面明確鼓勵第三方污水治理。


来宾臀汉市场营销有限公司 服装CAD设备有限公司| 汽车用品上海有限公司| 森展(北京)国际展览有限公司| 广州斯卡尼冰淇淋有限公司| 杭州尚容包装制品有限公司| 广州力行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 螺丝北京有限公司| 电磁阀上海有限公司| 广州凯杰团队科技有限公司| 龙口市黄城同祥塑料机械厂| 519 821 202 46 967